射频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射频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谜情追踪一场诱惑的较量[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46:30 阅读: 来源:射频卡厂家

魏彬和宋芊芊相爱10年,结婚10年,相识近20年了,两人还是同学、战友、同事,那种真挚而深厚的感情曾让太多人羡慕。然而,某天宋芊芊和儿子突然不见了,没有任何前兆和理由。两年来,魏彬为了寻找妻儿跑了20多个城市,花光了所有积蓄却一无所获。到底发生了什么?2012年9月14日,一封来自美国的快件解开了所有谜团……

青梅竹马二十截

意外失踪留悬疑

魏彬出生在兰州,从小很顽皮,但他从来不敢欺负班长宋芊芊和妹妹宋晓晓,若是她们向老师告状,魏彬少不了会挨批,回家还挨打。姐妹俩因父母工作繁忙午饭只能在外面将就吃一口,有次魏彬讨好地说:“去我家吃饭吧!”打这以后,她们就常去魏彬家“蹭饭”。临走时,热心肠的魏妈妈宁可不给儿子也要给她们带上苹果增加营养,这可乐坏了姐妹俩。

高二时,魏彬应征入伍到新疆。宋芊芊常常攒下零花钱,有时候把妹妹的零花钱也骗来,买上可口的零食寄到部队,青涩的年龄总是用缄默和行动悄悄喜欢着对方。宋芊芊高中毕业后也到新疆当兵,虽然同在一地,但两支部队相距八百多公里,只能用书信偷偷传达相思之情。几年后他们从部队退伍,没想到又被分配在同一系统单位,两人暗暗欢喜了好一阵。

有次,魏彬和同事出差去呼和浩特。吃饭时,他们与邻桌发生口角,一同事被对方围起来暴打。眼看劝阻无效,魏彬灵机一动,从厨房拿来一把菜刀吓唬对方:“谁再敢动手我劈了他!”几分钟后,接到报警的警察赶来,魏彬虽没动手,但持刀威胁他人,暂时羁押在当地看守所等待处理。

宋芊芊知道后急得团团转,焦急等待一周还不见魏彬回来,四处打听都不知道结果会怎样,她干脆直接去了呼和浩特看守所。本以为当天就能见到魏彬,没想到警方说,所有涉案人员羁押期间亲属一律不能探视。宋芊芊这可傻眼了,只好留在呼和浩特等待结果。几周后,还是不见魏彬出来,她身上带的钱所剩无几。为了生活和给魏彬买更多的营养品,宋芊芊干脆应聘做了保姆。每天买菜做饭、洗衣服打扫房间,还要看小孩。宋芊芊从小娇生惯养没干过这些活,总是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经常受到雇主指责,宋芊芊只能忍辱咬牙做下去。想起从小都是魏彬一直处处保护她,现在他被关在里面前途未知,宋芊芊不忍让男友孤零零一人在那里受罪,一心要等他出来一起回家。宋芊芊向单位请了假,又骗父母说出差一段时间。虽然见不到魏彬,但每周都可以送点日用品、食品过去,这让宋芊芊多少有点安慰。

三个月后,魏彬被无罪释放。宋芊芊早早赶去看守所接他。回到家后.宋晓晓悄悄告诉他:“我姐为等你出来,一直在呼市呆着,给别人当保姆呢!”魏彬吃了一惊,低头看着女友粗糙、干裂的手,再也无法抑制那种心疼,猛然一把将她揽入怀中,两行热泪滚滚而落。他轻轻在她耳边说:“芊芊,我一定会百倍疼爱你,让你跟我幸福一辈子!”

魏彬每月只有几百元薪水,他琢磨自己的工作可以连续上班7天,休息4天,就利用休息的时间去西宁倒腾家电。为了省钱,每次装箱、送货都亲自做。宋芊芊望着日渐消瘦的男友劝他别做了,但魏彬摇摇头说:“为了你我做什么都无所谓!”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几年,魏彬用他的辛勤汗水实现了自己的诺言,绝不让女友受一点苦。他觉得男人就应该把自己女友打扮得漂漂亮亮,高档化妆品、名牌时装、原装进口手机,只要是最时尚流行的东西,魏彬自己舍不得买,也一定会省吃俭用送给女友。没过几年,魏彬靠自己的辛勤汗水积累了一套80平方米的新房。

2000年,两人终于结婚了。宋芊芊是公婆看着长大的,温柔贤惠的她很孝敬公婆,魏彬对岳父母也很孝顺,每年老人生日,他都早早买好礼物去祝寿;知道芊芊很挂念母亲,再忙他也会每周陪妻子回娘家。可是结婚多年,宋芊芊因忙于工作拒绝要孩子,这给他们甜蜜的家庭蒙上了阴影,直到2010年年初,两人才喜得一男孩,取名魏盼盼,两人又恩爱如初。

2010年7月9日,魏彬生日的第二天,想着昨晚妻子和儿子给自己过生日的甜蜜,他一下班就赶回家,却没看到母子俩。保姆说宋芊芊中午回来带孩子回娘家了,魏彬也没在意,就上父母家吃晚饭。晚饭后他直接去岳母家接妻儿,岳母却意外地说:“她们没回来啊!”

魏彬打宋芊芊手机,一直关机。他又给宋晓晓打电话,她却说已经有一周多没见她了。

等了几个小时还不见母子俩回来,魏彬有点慌,打电话问遍所有亲朋好友,都说没见母子俩。于是魏家四处寻找,毫无踪影。魏彬分析,善良的芊芊前几天说要把家里的存款全部取出给住院的父亲治病,极有可能是取钱被盯梢打劫,他准备天亮后去报警。

感情恰似绵里针

串串迷离皆楚歌

第二天一早,魏彬接到宋芊芊电话: “我们这辈子不会回兰州了,你们也别找我了,就是找也找不到。”

盼盼出生后,右眼因眼睑下垂无法完全睁开,医生说3岁左右做个小手术即可恢复正常。魏彬想起以前和妻子商量将来带儿子去北京做手术,会不会去了北京?第二天,他就和宋晓晓与她丈夫一同去了北京。三人跑遍了北京各大医院,又去了近百家宾馆寻找都毫无踪影,三人只能失望而归。

回到兰州,魏彬吃惊地得知宋芊芊早在一个月前就跟单位请了长假,说带儿子去北京看眼睛。他赶紧告诉宋家,他们也懵了!一向疼爱魏彬的岳父母一边抹泪一边劝他也别愁坏了身体。

魏彬决定先去报案,可这属家庭纠纷不能立案。警察提醒他:查查宋芊芊的电话单也许能发现点线索。几经波折,魏彬终于查到妻子离家前频繁打过一号码。经了解机主叫庄哲,40岁左右,已婚。在甘肃、山西、内蒙做钢铁和煤矿生意,资产约上亿元。魏彬给他打通电话,简单介绍了自己,并说明妻子蹊跷离家一事。庄哲解释:“前段日子宋芊芊是给我打过几次电话,她有朋友想在内蒙进点石炭,让我给介绍点关系,但后来又没消息了。她从没找过我,要见到她,我一定马上通知你……”魏彬听后不好再追问。这时宋芊芊单位同事却偷偷告诉他:庄哲和宋芊芊认识十多年了,关系一直特好,在单位还引起过一些非议。当魏彬沉重地把这事情告诉宋家,岳母却开始责怪他乱猜疑,宋晓晓干脆对他避而不见。

2011年1月底,魏彬接连几天去岳父家,都没人。给宋晓晓打电话,两口子说在外地见客户。直觉让他感到有隐情,再通过朋友查到:宋家四口人前天飞往桂林,宋芊芊是从太原飞往桂林。魏彬不敢相信这消息,宋芊芊走后,宋晓晓两口子急得丢下生意陪魏彬四处奔走,怎么会骗他呢?一周后,魏彬终于联系到了宋晓晓,愤怒而又伤心地问:“为什么你们全家要欺骗我?”

宋晓晓只好承认:“是我姐叫我们去的,怕我爸妈担心。可她离家我们事先一点也不知道,到现在她也不告诉我们住在哪儿……”

魏彬强行索要到宋芊芊的手机号码,当即拨打:“马上就是盼盼一岁生日了,我想听他说几句话。你走时也没带钱,要不我给你打点钱过去,你陪儿子好好在外面玩玩……”想到儿子,魏彬的眼圈红了。

宋芊芊沉默了一会儿,也哭了:“谢谢,不用了。你也别问我那么多,我什么也不会说。”

“我们夫妻一场,如果你执意要走,我不会拦你,毕竟庄哲是富翁,但你让我见见儿子。”

“儿子我是不会让你见的。等他大一点,就根本不记得你了。我的事和家人没关系,跟庄哲更没关系。”话头转到矛盾的焦点,两人开始激烈争吵。之后,魏彬又多次打电话给宋芊芊,手机停机。魏彬又给庄哲打电话,对方态度突然很恶劣:“我和宋芊芊没任何联系!请你不要再找我了,否则没你好结果!”随后,庄哲的手机也变为空号。

此时的魏彬已经没心思工作,为了寻找妻儿,四处奔波,还被骗去几万元,弄得身心疲惫。一天晚上,十分想念儿子和妻子的魏彬喝了好几瓶烈酒,跌跌撞撞在回家的路上严重摔伤,右腿、右臂粉碎性骨折、轻度脑震荡。医生从手臂里取出整整四十六粒玻璃碎片。他怕家人看到自己伤痕累累的样子伤心,谎骗他们已去广东找妻儿,一个人躲在医院疗伤。

期间,魏彬给宋家打了几次电话,岳母语气冰冷,指责他对宋芊芊不好,导致她离家出走。宋晓晓更是一口咬定自从全家在桂林见过姐姐后,她就和家人断了联系。这时,周围一些人开始用异样的眼光看魏彬,他隐约听到一些闲言碎语:“肯定是自己在外面有女人,否则老婆怎么能带孩子说走就走呢?”魏彬听得既羞愧又愤怒,他坚持要找到宋芊芊弄个水落石出。

五月初,有朋友告诉魏彬:庄哲现在在上海,他在浦东还有房产……魏彬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第二天就心急如焚地赶往上海。

一路艰辛断寸肠

薄纸一封恩怨

魏彬一到上海当即花重金聘请了私人侦探公司,不久就查到庄哲在某五星级大酒店有一间常包房,可庄哲像消失了一样,从来没出现过,终于有了消息却是已退了长期包房。庄哲反侦察能力很强,侦探公司花了很长时间都没找到他的一丝线索,只好退了定金给魏彬,婉言拒绝继续合作。魏彬只能一个人蹲守酒店,每天在酒店外转悠,引起了保安质问,魏彬只好带上面包、矿泉水,一早藏在绿化带里,晚上就地铺张报纸像乞丐一样席地而卧,还不敢入睡。第五天,突然下起瓢泼大雨,魏彬还在“坚守阵地”,第二天清晨,被雨水浇淋了一夜的魏彬终于支撑不住了,晕倒在地。几个路过的好心人发现奄奄一息的魏彬,慌忙拨打了110。

魏彬被送进医院后高烧、肺部感染,在医院整整躺了一周后,他又琢磨:宋芊芊会不会带儿子来上海呢?顾不上未康复的身体他就闹出院,可跑遍上海各大医院,还是不见娘俩。这两年,他跑遍全国二十多个省市寻找,仍无踪影。

当魏彬失魂落魄地回家后,一好友来看他: “我劝你不要找了!有人说在北京看见过宋芊芊和庄哲。说句伤你的话,儿子或许都不是你亲生的,你趁早也找个合适的算了!”魏彬听完后犹如五雷轰顶,狠狠地给了好友一记重拳,咆哮着:“我们20年的感情她怎能狠心放弃?我要亲口听她说,我要知道她和盼盼在外面过得到底好不好?”好友紧紧搂住他,两个大男人任泪水肆意流淌。母亲看到白发突增、胡子拉碴的魏彬,心里像刀割一样,她也劝儿子放弃另做打算,魏彬却眼含温情地说:“妈,我想盼盼啊!他是谁的儿子不重要,我给他做了几个月爸爸,注入了我所有的感情。他的眼睛还不知道能不能治疗好,我要是能陪着他一起做手术心也安心了。如果宋芊芊带孩子以后生活不方便,我愿意带着儿子,只要她过得幸福。”母亲抹泪点头。

2011年8月,公司已不容许魏彬长期请假,他只好辞职。为了有更多本钱寻找妻儿,魏彬四处借债,又拿哥哥姐姐家的房产做抵押贷款近百万,匆忙买了十辆卡车去西藏、青海运输煤炭、矿石。没料到仓促改装的车毛病不断,经常坏在路上。两个月后,一辆车不幸翻车,连车带货一下赔了近几十万元。到了12月,长期给他业务的多家公司突然撤资离开,魏彬的货源也突然没了,养车养人也是一大笔费用,他只好低价变卖了所有卡车。欠了一屁股债,魏彬无颜回家,躲在荒凉的青藏线绝望至极……

2012年春,魏彬接到家里电话:父亲病危。宋芊芊带着儿子离家出走的事一直瞒着父亲,他还以为宋芊芊在北京给盼盼治病。时间久了总见不到他们,老人起了疑心,再三追问下才知道真相,老人一气之下病情加重,父亲见到匆匆赶来的儿子老泪纵横:“盼盼什么时候回来啊?再不回来,恐怕我这辈子再也见不上他了!”不久,魏父在遗憾中去世了。

从殡仪馆出来后,魏彬抱着父亲的骨灰盒悲愤交加,妻离子散、父亲病逝、创业失败,一连串的打击让他快要精神崩溃,他对着亲友们流泪发誓:“这辈子一定要找到宋芊芊,我要亲口问问:给我一个你要离开的理由!”魏彬硬着头皮和朋友去宋家追问宋芊芊下落,但全家一口咬定不知道,一股怒火冲到魏彬头顶,在和宋家的争执中几乎厮打起来,从此两家人再也没有来往。

2012年9月14日,魏彬突然收到从美国邮寄来的一封信:

“魏彬对不起,自我走后,二十年的点点滴滴总是随时让我想起,心中惶惶不安,愧疚不已。你和家人对我的好,我永远铭记在心。我现已定居美国,盼盼手术做了,很成功。他以后会上最好的私立学校,在中国的生活将是过去。这一切当然不是从天而降,我爱你,但抵挡不住对物质的向往,经过多年的内心挣扎,我只能忍痛放弃我们的感情,因为我想要的生活你给不了,只能选择当另一个男人的附属品,孩子也是他的。知道就是说一万遍对不起.也无法弥补对你的伤害,就当宋芊芊死了吧……”

读罢信后,魏彬呆坐了一夜。烟蒂落满一地,满屋萦绕的烟雾伴着他的愤怒和绝望。20年的感情与一场诱惑的较量虽然输了,但魏彬振作之后,放弃了仇恨与愤怒,他觉得心里坦坦荡荡。活着比什么都美好,反而很同情那些物质女人一一亲情,永远胜于滥情。

不久,与魏彬一起打工的江苏美女同事知道魏彬的故事后,被他的那份执着的真情所感动,公开申明:这辈子,非魏彬不嫁……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