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频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射频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西红窑沟煤矿发3次矿难死者被偷送异地火化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9:05:36 阅读: 来源:射频卡厂家

山西红窑沟煤矿发3次矿难死者被偷送异地火化

2005年8月30日,《山西晚报》记者接到举报,大同市左云县店湾镇红窑沟煤矿,自2004年4月以来,连续发生3起事故,至少8人遇难,死亡矿工被秘密运往大同、朔州甚至内蒙等地火化,煤矿补偿死难者家属4万至9万不等费用,要求家属必须保守秘密。据了解,3名死难矿工是四川绵阳人,《山西晚报》联动本报,找寻当时工友及死难矿工家属,揭开被瞒报的矿难真相。

煤矿采访 井下大火仍未熄灭

9月12日,记者来到红窑沟煤矿采访。矿上有十几个留守的工人,距离主井不远的山头上竖起了高高的井架,一根直径10厘米左右的白色塑料管子从矿井蓄水池里一直接到山上。“这么高的山上打井干嘛啊?”“灭火的。”看守机器的工人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当地村民告诉记者,一到晚上,山上就开始干活了,用灌浆的方法灭火。

矿工们向记者介绍了红窑沟煤矿井下情况。煤矿自上而下分成7号、8号、11号、14号、14号1、14号2等7个煤层,每个煤层约1.7米高,主井口运煤的皮带在每个煤层的煤库附近,煤层里有若干巷道和煤库相连,矿工们拉着骡子,在各自工作面干活,铲满一骡车后再把煤集中倒到煤库里,由皮带把煤送上地面。

矿难1 两天搜寻5名矿工尸体被抬出

去年12月17日,矿工何坤国正在8号层打炮眼。大概下午5点钟,巷道里突然有股怪味,他看到车工胡朝荣跑来,说骡子死在井下了。何坤国和胡赶紧跑去8号煤层煤库查看,结果发现巷道里全是黑烟,浓得让人感觉快要窒息了,二十多个矿工和十几条骡子赶紧随着何坤国向副井跑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矿工向记者描述了当时起火情况:先是11号层一个工作面冒顶,掉下来的炭块和石头砸断了电缆,溅出来的火花引燃电缆旁边堆放的坑木,接着又把皮带引燃,随后引起了整个煤层燃烧。据逃生矿工介绍,当时井下8号煤层南巷至少还有20多人在作业,几人生还不得而知,这场火在地下一直燃烧至今。

出事当天傍晚,矿工何坤国正在家里吃饭,红窑沟煤矿的陈矿长把他叫出来,让他吃完饭在家等通知,准备下井干活。晚上8点多,陈矿长带着十几个人下了井。据何坤国介绍,除了8个他认识的四川矿工外,还有两个矿山救护队打扮的人。他们从副井下到出事的8号层,“里面到处都是死骡子。”当晚,来自四川江油的矿工张远华和另一名矿工的尸体被从井下抬出来,一辆微型面包车运走了尸体。

矿工杨贵回忆,当天被陈矿长叫下井的,除了何坤国,还有杨武友、张卫国、郑先军、唐文国、廖国举、毛学军、彭小龙等几个四川籍矿工。第二天白天,在救护队和陈矿长带领下,矿工们再次下到8号层,又抬出3具尸体。在这场事故中,究竟有多少人遇难,记者一直希望找到准确的答案。记者落实的死难者至少有5人,矿工们认为,实际死亡人数更多。矿工们告诉记者,每次出事后,所有矿工均被警告:谁敢说出去,就叫谁全家没人。

2005年3月1日,红窑沟煤矿开始安排矿工下井灭火。

矿难2 煤层冒顶他和骡子一起被砸死

2004年农历正月十五,代成俊和侄子刘从科从四川平武县老家来到红窑沟煤矿,刘在矿上养骡子,代下井当车工赶骡子。2004年4月7日下午5点左右,代成俊作业的8号煤层冒顶,代成俊和骡子一起被当场砸死。出事后,矿工何坤国和谢庆明被矿上安排下井封闭了出事的煤层工作面。刘从科和代成俊的弟弟代成和一起料理了代成俊后事。煤矿一黄姓老板出面和家属商讨赔偿事宜,最后给了42000元。

一周后,代成俊的尸体被拉到大同某火葬场火化。刘从科对当时情况仍记忆犹新:在火化单据上刚刚签字,矿上的人就把他扯走了,并警告他说“要是还想在矿上干活,就当这事情没发生过。”

矿难3 下井救人他被毒气闷死

同年8月9日,井下两人被毒气闷死。其中一名死者是来自四川江油的曾太月,记者几经周折,见到了曾的妻子夏永菊。

据夏介绍,9日凌晨3点多钟,在家睡觉的曾太月突然被人叫走,“说是矿上出事了,井下闷倒人了。”夏永菊看着丈夫急匆匆出去,眼皮直跳,一夜也没有睡着。等到天亮,有矿工来家里通知她曾太月在井下救人时也被闷倒了,已被送往医院抢救。夏永菊心惊胆战地等到中午,有人来要她收拾好曾的衣服,说是送到医院去。夏永菊上了车,却发现自己被拉到大同市一个宾馆里了,“当时我就明白男人出事了。”果然,矿上来人通知她,那个先被闷倒的矿工没被救上来,曾太月也不幸中毒身亡了。

安监局不知情矿难没有上报

红窑沟矿难有关部门知不知情?

发稿前,记者致电左云县煤炭安全生产监察局询问,生产安全综合科一位接电话的女性工作人员称,领导全出去办事了,她不了解情况。记者拨通该局办公室电话,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不耐烦地听记者问了几句,回答“没有”、“不知道”,就“啪”地撂了电话。记者再拨,无人接听。第三次拨打办公室电话,另一个人接起电话告诉记者,“这事归综合科管。”记者只能再次联系综合科,接电话的女人说自己不是综合科的工作人员,只是帮忙接电话的。她拒绝告诉记者综合科负责人的电话,记者只能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请其转告。但截至记者发稿前,煤炭安全生产监察局仍然没有同记者取得任何联系。

记者查询了山西省煤炭安全生产监察局2004年事故报告记录,左云县店湾镇红窑沟矿难没有上报。

一边签字火化一边数钱

21日中午,本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在江油市九岭乡粉石村家中的张远华妻子袁诗群和当时也在矿上打工并参与善后处理的李耀华。下午3点,在路边一茶馆里,袁诗群和李耀华谈起了当时的善后情况。

袁诗群告诉记者,张远华出事后,袁诗群找到村支书及江油市法律援助中心刘辉律师,一行6人赶往山西,被矿上接待人员安排在相邻的怀仁县旅店内。“我们哪都不能去,只知道张远华的尸体被冻在大同市一家医院内。”

第二天,矿上来了5个人,刘辉等人代表家属展开谈判。当天谈到赔偿8万元,后经过律师努力,矿方又追加了1万元交通费。但矿方表示,要等把张远华尸体火化了才能拿到钱。随后,一行人在矿方安排下坐了4个小时车程,在内蒙境内一个火葬场内把尸体火化了。“那是像做生意一样,一边在‘同意火化’单上签字,一边给你数钱。”次日,一行人从大同登上了回川的火车。

记者希望找一张张远华生前照片时,袁诗群十分紧张地说:“怕不是要登报哦?在解决的时候,人家矿上就不准我们曝光,得不得整我们哦?”

方水乡距离九岭乡不远,在村民小组长王方有带领下,记者找到了曾家。70岁的曾父同62岁的老伴独自耕种4亩多地,曾太月夫妻俩早在1995年就出外打工了。曾太月出事后,远在浙江打工的妹妹曾树碧等赶到山西料理了曾太月的后事。

“唉……我那娃,出去好好的,回来就是一盒骨灰了。”曾父告诉记者,听说出事时曾太月见有人倒了,他还把人家背起跑,结果自己也倒了。老人告诉记者,骨灰被送回来后,下葬在房后山坡上。老人带记者到了坟前。这是一座新坟。墓碑中间刻着“曾太月之墓”,两边刻着“舍己救人入九泉,丰功伟绩传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