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频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射频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闹市梅绽坡

发布时间:2020-03-04 12:46:24 阅读: 来源:射频卡厂家

梅绽坡夹在闹市中颇有些取静的意思,这不得不佩服前人对居住的理解。

梅绽坡,因曾有梅花绽放而得名。如今,这里已是梅影不见,馨香难寻,就连路口那偌大的梅绽坡三个字,也不知何时悄然消失

1梅香消隐成谜

穿梭在钢筋水泥的森林,耳傍是机械的轰鸣声,在无法让人安静的环境里,记者走进了梅绽坡。

冰冷的空气令鼻子有些发木,即使很努力去寻找,嗅觉依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或许,这里压根就没有梅花。

在质疑与自我怀疑的徘徊中,耳畔传来悠扬的二胡声。九江入冬后,空气有些冰冷,站在风中,悠扬二字若换做凄凉,或许会贴切些。

一位修表匠屈身在不足两平米的空间里,拉着二胡。看着这位坐在时光中的老人,听着他的弦音,不由得令人产生感叹,时光是最好的催化剂。

这把二胡,跟了我快五十年了,五十年前,我咬牙跺脚,花了十二元将它买下的。这位老人名叫余隆生,提及它的二胡,言语中似乎夹杂着说不清的情感。

余老先生的二胡,在外人看来除了老旧外,真的没有别的特色,扔在垃圾堆里甚至不会有人觉得可惜。

余老先生说,人来人往,我每天都坐在这里。以前,这里曾是块自然坡地,居民大多都住着矮小的房屋,甚至有人搭棚度日。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这里才迎来了房地产开发,我也是那时候以每平六百元的价格,买下了现在的房子。

顺着余老先生所指方向,记者看见了梅绽坡这三个字中,坡的具体位置,也知道了具体的消失时间。但对于绽放的梅花,余老先生闻所未闻。

今年八十五岁的刘老先生也表示,从未听闻这里有过梅花。据他推断,即使有,那也是解放前的事,不排除梅花园是毁于战火的可能。

记者也试图向附近居民了解,但大多数人表示,据说,这里曾有过梅花园和一个最少有三十多度的陡坡,梅绽坡也因此得名。但我们从没见过梅花,家里老人也不清楚,更不知道梅花园是何时消失。

梅绽坡,这个富有诗情画意的地名,就连八十多岁的老人都认为,只有更老的人才了解具体情况。

这不由得令人感慨,坡平、人故、梅香隐

2圣庙与三国佬

首先,我们需要澄清圣庙与三国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但这两段故事发生的地方非常近,这两段故事同为生活在梅绽坡的居民所津津乐道的。

记者徘徊在梅绽坡社区的羊肠小道里,这些犬牙交错的小巷子,除了体现其四通八达的交通能力外,更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享受安静。

其实,说来倒也奇怪,临着两条市区比较嘈杂的商业街,梅绽坡的各条巷子也多少沾上了些商业的味道,但行走于其中,记者没有感觉到喧嚣,甚至听不见汽车的发动机声与喇叭声。

以前这里有个圣庙,可雄伟、可好看了。但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就被拆掉了。小卖部的大姐对圣庙的概念并不是非常清晰,她只知道曾经有个很大的庙宇,现在仅存一小块地盘。

顺着大姐所指方向,记者来到了圣庙的遗址,如今这里已变成了棋牌室,在麻将桌上,我们已经无法寻找圣庙曾经的辉煌。

今年九十五岁的李老太这样说,我从小就看过圣庙,圣庙很大,从梅绽坡到莲花池一大片全是,好辉煌,但是哪年拆掉的就说不清了,因为修路和其它原因,一点点拆,直到现存那么一点,还成了棋牌室,就在三国佬家旁边。

三国佬?这个称谓令人好奇。三国佬住在梅绽坡,他的父亲是朝鲜人,母亲是日本人,自己是土生土长的九江人,三国佬的外号就这样由来。

李老太和三国佬的母亲很熟,由于丈夫姓金,大家称这位日本女人为金婆婆,李老太介绍,这对跨国婚姻,是因逃离战争来到九江,他们膝下有五个女儿,三个儿子,三国佬是小儿子。

据说,大儿子长大后去了朝鲜,两个女儿回到日本,其它的就不得而知,小儿子一直陪在父母身边。

由于,李老太年事已高,不能久站,便约记者到她家中坐下细谈

3古藤下的老宅

我们和金婆婆接触最多,虽说是日本人,但我们并不排斥她,因为她和大家没什么不一样,金婆婆人长得非常漂亮,还会说九江话,虽然有些别扭,但街坊邻居都能听懂。

金婆婆的日本老家早已没人了,所以她也没打算回日本,就一直在梅绽坡生活下去了。金婆婆家日子过得很苦,丈夫开了个米店,她则负责拖板车,日积月累手指都变勾了。漂亮的脸蛋和这双勾手实在令人心酸,直到小儿子工作以后,这对跨国夫妇的日子才逐渐改善。

当时有一种现象,叫资本家给无产阶级让房,当附近居民都住上房子时,三国佬的一家还是搭棚度日。

在那个吃都紧张的年代,金婆婆一家每逢过年时,就会接到宴请,这令周围邻居都非常羡慕。后来邻居才知道,当时有个朝鲜理事馆,每年都会组织遗留在九江的朝鲜人,聚餐一次。

直到金公公和金婆婆相继去世后,附近居民就很难再看见朝鲜人的踪影了。

三国佬已经不在梅绽坡生活了,当记者来到他家门前时,大门被水泥砌起,邻居说三国佬的房子已经租给新华书店的员工了,他不知去向

刚才提及的九十五岁老太,名叫李冬梅,她热心地向记者讲述了一段过往的故事。李老太的家其实是个老宅子,一个连厕所都没有的老宅。

阳光似乎不能完全照进她的家,干枯的葡萄藤盘踞在老宅的门头上,枯枝上的零星叶片令这座老宅看起来很没有生命力。

灰砖、灰瓦在旁边新房的对比下,显得格外老旧,门窗上木框与玻璃的结合似乎很具古典美,但破碎的玻璃背后是木板的填充,这让光线更难照进室内。

跟李老太热情谈话的过程中,记者不断打量她家里的结构及室内布局,这座老宅本是多层结构,但由于李老太一人居住,她索性封住了通往二楼的通道。

李老太没舍得开灯,家里昏暗一片,很难想象老人如何在这间屋子里走动。客厅里狼藉一片,虽然有归置,但依旧无法去除凌乱感。

桌子上放着一个捕鼠笼,这令记者脑海里浮现出九旬老太治鼠患的画面,当然,老鼠和人究竟谁赢了,答案可想而知。

临走时,记者问老太中午是否自己做饭,李老太说,女儿会来送饭我吃。记者不敢想象,如果女儿临时有点什么事情走不开身,或是下雨、下雪路滑来晚了怎么办

毕竟,李老太只有一个女儿,儿子在前年的时候,离开了人世。

此行,记者没有找到梅花园的来龙去脉,也没有寻着那遗失的梅香。梅绽坡这个极具诗意的地名,或许注定只能在想象中寻觅芬芳

■本刊记者 杨军

【地理】

◆梅绽坡

地处浔阳闹市区。东靠五桂厂,南接浔阳路,面对莲花池,西接孔圣庙,北连大中路。长约200米,最宽处约7米。原为一自然坡地,旧时坡道上下有数条便道穿插,四通八达。

【典故】

清代崇德年间,有一多年在外经商的梅姓商人,回浔定居。在坡上购地建房,并在坡地前的街口开了一家布店。此人特别喜爱四季梅,在他居住的屋前栽了几株。

这种花的花朵特多,花期特长,花势繁茂,生机勃勃。到了秋天,百花凋谢,四季梅却依然开得那么耀眼。附近居民见了,也都喜爱不已,纷纷前来索种、栽种。

一时间,坡上坡下,梅花绽开,梅绽坡由此而得名。

【释义】

提及梅绽坡,有些九江人误读为:梅定坡或梅碳坡。

梅绽坡的绽读音为zhn,动词,义为裂开,如:绽露,绽放,绽开。梅绽坡是一个很浪漫、很诗意的地片名,表现了九江人不俗的审美情趣。

北京工服

日照制作西服

临沂制作劳保工服

德州职业装订制

相关阅读